拉梅兹呼吸法有用吗?拉呼吸法

有这么一个故事:

一个婴儿即将出生,他问上帝:“我去地球之前如此弱小和无助,我怎么办?”

上帝说:“别担心,我已经为你选中了一个天使,她将会等待、照顾你、为你歌唱和微笑。他会教给你人类语言中最美丽最甜蜜的词语,会冒生命危险保护你。她还会教你祈祷,以及回到我身边的方法。她与你同在,就等于我与你同在。”

婴儿即将离开天堂,他问:“上帝啊,请告诉我天使的名字!”上帝回答:“名字并不重要,你可以简单地叫她妈妈!”

麦卡朗所讲述的故事,虽然无比诡异,但却与妈妈这个天使的身份有关。

麦卡朗是曾经是一位医生,这个故事发生在他年轻的时候,事发那一天也是一个圣诞夜。

那是十九世纪三十年代,那时候麦卡朗已经是一位经验老到的医生,并有了自己的诊所。经过战争的洗礼,他不仅在外科小有名气,甚至连内科、产科等,他也是一把好手。用麦卡朗的话说:“我接生过两千多个婴儿,坐满五十个教室都没问题。”

那年四月,麦卡朗像以往一样开门看诊,他的诊所来了一位特殊的病人,她叫珍·史密斯,是个大概二十三、四岁的单身女性,但她坚称自己二十八岁。她怀孕了,可她的手上并没有戴婚戒。

在那个年代,发生这种事情的女子会被人不齿,道德谴责。麦卡朗的护士太太她对这个未婚先孕的女孩嗤之以鼻:“那一定是一个假名字,这种女孩,太不检点了。”

初诊后的一个星期,珍来复诊。麦卡朗斟酌着开口,毕竟这个年代,未婚先孕的女孩是会被全社会唾弃的,他说:“史密斯小姐,你怀孕了。”

珍没有哭哭啼啼,甚至没有犹豫彷徨,她回答:“我知道,医生。”

片刻沉默后,珍问麦卡朗:“医生,我的预产期是什么时候?”

作为医生也好,作为一个人也罢,麦卡朗对这个女孩十分钦佩。她如此坚毅、冷静,即使她即将独自生下并抚养一个私生子,即使从她的肚子显露开始,她将要面对人们的冷眼谩骂,还有即将到来的经济困境。

但她依旧如此从容,对这个即将到来的孩子而言,是多么难得。

麦卡朗内心大为震动,他认真地开口:大概在十二月十日吧,当然,前后两个星期都有可能。”

珍点点头,坦率地开口问道:“医生,你愿意为我接生吗?我是说在知道我没有结婚的情况下?”

麦卡朗回答:“我愿意,但是你要告诉我你的真名。”

珍同意了,她伸出手说:“我叫珊迪·史黛菲。很高兴认识你。”当麦卡朗伸出手与她握住时,她大大松了一口气,说:“麦卡朗先生,我怕极了。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吗?我现在很需要朋友。”

麦卡朗欣然同意,而后他给了珊迪一个小册子。那个小册子上有麦卡朗在妇产科的多年心血,他始终认为女性的生育是极度痛苦的,而传统的孕产期习惯有很多都会加重产妇和胎儿的危险。比如:准妈妈不能多走动,出门做那个乌烟瘴气的地铁。

麦卡朗的小册子上,有一种生产之前要练习一种呼吸法,就是后来的“拉梅兹呼吸法”,以便在生产过程中能够轻松些。

这种呼吸方法在当时并不为主流社会所接受,大部分医生还认为,生孩子就要喊、要嚎叫,甚至可以问候孩子爸爸的祖宗八代。

麦卡朗医生让珊迪很有好感,她信任麦卡朗,十分认同这位医生的生产建议。虽然在闲暇时间,珊迪认真练习着麦卡朗教她的呼吸法,但她觉着这样呼吸简直是火车头:“呼—吸—呼—吸—”

麦卡朗的护士太太一直对珊迪有偏见,可是有一天,她却对麦卡朗说:“其实,史黛菲小姐并不那么讨厌。”麦卡朗感觉奇怪,一问缘由才知道,原来珊迪请麦卡朗的太太算清她一直到生产的所有费用,然后一并把钱付了。

珊蒂在百货公司工作,并不富裕。但是她对尚未降生的孩子如此殚精竭虑,这让麦卡朗十分动容。在与珊迪的接触中,他渐渐知道了珊迪的平凡故事:

珊迪是一个到大城市闯荡的小镇少女,她遇上一个男孩,对她海誓山盟,珊迪以为这就是爱情,但那个男孩在知道珊迪怀孕后就消失了。

在之后,珊迪就找到了麦卡朗。

随着珊迪肚子越来越大,她怀孕的秘密终于藏不住了,百货公司的老板在羞辱她一番后,给了她一笔遣散费就把她轰了出来。

珊迪心中的烦闷无处释放,她来到麦卡朗的诊所找麦卡朗聊天:“你知道吗?麦卡朗医生,我发现你教我的火车头呼吸法,可以让我在极度愤怒的时候快速冷静下来。”

讲完自己的遭遇后,珊迪拿出一个小盒子,泪花涟涟,她说:“麦卡朗医生我买了这个。”那是一个十分普通的金戒指,她说:“我换了房子,我去看房的时候就戴着这枚戒指。我是史黛菲太太,我的丈夫是一个卡车司机。可是现在他死了,我是个小寡妇,而不是个小婊子。我的孩子不是一个私生子了,他是个遗腹子。”

一滴泪滑下珊迪的脸颊,还是那个女人,还是那个未出生的孩子,因为一个小小的金戒指,他们神奇地不再下贱,从被唾弃变成被照顾和同情。那天珊迪离开时说:“谢谢你,麦卡朗医生,你的呼吸方法比这个廉价的戒指对我帮助更大,我因此找回理智,不用在监狱里生下我的孩子。”

珊迪的孩子过了预产期还没有动静,麦卡朗和珊迪都等待着那一刻的降临。直到圣诞夜,珊迪终于开始宫缩镇痛,她镇定地叫了出租车去医院。

那天先是下雪然后下了冰雹,路上一片湿滑,还堵了车。阵痛中,珊迪并没有像其他产妇那样慌乱地尖叫哭泣、大声咒骂。她镇定地做着产前第一阶段“冲浪式”的深呼吸。

珊迪“狗一样的呼吸方法”让年轻的出租车司机十分慌乱,他一边把车开得飞快,一边祈祷路况好起来,他好把这位奇怪的太太赶紧送到医院去。

麦卡朗是走路去诊所的,那天的事情就在发生在诊所门口,他终生难忘:

疾驰的出租车和一辆疾驰而出的救护车一下子撞在了一起。

麦卡朗看到可怜的珊迪被甩出了车外,救护车的灯光照着珊迪的脸,那张脸在被两车剐蹭间切断的头上,瞪着眼睛、鲜血淋漓。

麦卡朗跌跌撞撞地跑向珊迪,他惊恐地发现,珊蒂的无头尸体的腹部起伏着,仍然在做着急促的“火车头式”呼吸,没了声带的咽喉处也发出有规律的嘶嘶声。

珊迪的身体还在生产,孩子马上就要出生了!麦卡朗害怕极了,但也许是出于医者仁心,也许是极度恐惧,他颓然跪在珊迪的尸体前,为她接生出一个男孩。当孩子娩出后,珊迪尸体的“呼吸”也终于停了。

在麦卡朗告知珊迪的头颅是个男孩儿之后,头颅说了一句:“谢谢你,麦卡朗医生”,也停止了呼吸。

“后来呢?”

听故事的人们问麦卡朗,麦卡朗说:“后来那个男孩子被人收养,前程远大,他……”麦卡朗想了想,说:“他有他妈妈那样的,淡褐色的充满坚毅神色的眼睛。”

或许有人会觉得这个故事恐怖,但大卫觉得:“也许稍微有些惊悚,但很震撼。”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不代表三优号立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1474187172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uuuhao.com/4481.html

(0)
乔乔乔乔作者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